乐悠然

【全职/喻文州生贺】明天

索克萨尔其实是很好相处的,他长得好看,脾气也好,整天笑眯眯的,一点也不像他那个主人。这是夜雨,一叶他们共同得出的结论。

可是他们最近又都知道,索克心情很不好,他要换主人了。

索克的老主人魏琛是个不修边幅的家伙,或者说,还有点猥琐,索克就经常和朋友们吐槽他的主人。但是实际上,索克与老主人感情很深厚,他们的第一次结缘,还是在那个刚下过雨的午后,g市空气潮湿中还带着点点花草的清香,那个青年跑到报刊亭,在第一张账号卡上近乎虔诚地写下了他的名字:索克萨尔。

可是现在呢?

魏琛跑了,把他留给了方世镜。方世镜在蓝雨新旧交替中起的是过渡作用,他知道,他未来的主人还会是那个少年,喻文州。

平心而论,他不讨厌喻文州,可是要喻文州当他的主人,心里总是不太愿意的,一来他还是有些片面地觉得,魏琛的离开与喻文州有关系,二来,喻文州的手速在职业圈里实在是有些,不够看。

怀着这样隐秘的小小心思,每次方世镜把他交给喻文州训练,他时常消极怠工,喻文州没有找过他,他也不在乎,只以为日子晃晃悠悠的总会过去。

可他忘了,喻文州也是要出道的。出道的前一晚,喻文州找了他,他看向面前的少年,喻文州眉眼清冷,不复往日的温和:“索克,”他说,“我知道你一直的想法,我会证明给你看。但我不希望你因为我的原因,耽误了蓝雨。”索克萨尔愣了一下,轻轻咬着嘴唇,微微地点头:好。”

第四赛季,喻文州正式出道,同时出道的还有黄少天和郑轩。身披蓝雨队服的少年坐在正中间,直面着镜头。即使面对铺天盖地的质疑和嘲讽,也不曾后退一步,更不曾弯了脊梁。

第四赛季的蓝雨,堪称破而后立。一次出道三个新人,一个队长一个副队长还有一个主力,所有战队都对蓝雨的大胆而咋舌,而媒体对蓝雨更是一片唱衰。在这种情况下,所有的压力一下都压在了年轻的队长身上,这位被称为“手残”的队长,无所畏惧地挡在了最前面,哪怕最尖锐的诅咒向他压来,他也始终保持唇角那一丝浅浅淡淡的笑意。

可索克萨尔知道,喻文州有多累。他们的关系不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缓和的,或许是蓝雨第一场获胜的团队赛,索克萨尔倒下的那一刻,喻文州向他投来的,没有感谢,完完全全信赖的目光?他好像理解了喻文州,他的主人,他的队长。

“文州,歇歇吧。”索克萨尔俯下身来,宽大的术士长袍笼住了少年单薄的身躯。少年笔尖顿了顿:“索克,下一个对手是微草,很难赢啊。”“文州,很晚了,歇歇吧。”少年像没有听到他的话一样,目光始终没从笔记本上移开。

“文州,没必要这样的。”

“索克。”他听到了几不可闻的一声叹息,“我是队长啊,蓝雨要赢,更何况,我还要证明给你看。”

“文州,没必要这样的。你是队长,你背后是蓝雨,可蓝雨也是你最坚实的后盾啊。文州,蓝雨的前辈们,蓝雨的经理,少天,阿轩,工会的成员们,技术部的成员们,甚至食堂的大妈们,都在你身后啊,还有我。”他伸手环抱住喻文州,“文州,发泄一下吧,就都过去了,明天,明天会更好。”他感受到喻文州微微颤抖的身子,那少年低低抽泣着,在他怀里睡过去了。

 

 

第十赛季

他终于又一次直面他的老主人,魏琛,以及他的迎风布阵。他朝魏琛笑笑,然后对迎风布阵说:“我不会手下留情的。”说罢,他不等迎风布阵回复,便望向喻文州,二十四岁的喻文州,早褪去了少年的稚嫩,但那温润的眉眼依旧是少年的不变的清澈。“索克,一起加油。”

 

再后来啊,蓝雨战队又来了一个新人,小孩儿虎气生生的,一点不像喻文州,但心思却很细腻,意识很好,很有大局观,更重要的是,手速很快。索克知道,这便是喻文州的继承人,他未来的主人。索克望向喻文州,青年被笼在一片阳光下,灿烂的阳光几乎灼了他的眼。

“放心吧。”索克来到他身边,与他并肩而立,“我会守护你的蓝雨,你的荣耀。”


评论

热度(2)